中国首例人体低温冷冻志愿者已沉睡1345天_海孤岛网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  • 传 真:0898 23611118
  • 微 信:www_haidh_com
  • 邮箱:2848817477@qq.com
  • 网 址:http://www.haidh.com/
  • 地 址:海南省儋州市海头镇
微信扫一扫 ★ 手机长按图

中国首例人体低温冷冻志愿者已沉睡1345天

  • 《中国首例人体低温冷冻志愿者已沉睡1345天,丈夫始终期待再相见》
    细闻观察室2021-01-20 15:05:13
     
    1月18日,桂军民的妻子“沉睡”的第1345天,也是中国首例人体低温冷冻志愿者在液氮罐内沉睡的第1345天。
     
    大约四年前,妻子身患癌症,在呼吸和心跳相继停止之后,主治医生宣布病人死亡。
     
    对此,桂军民从不称自己的妻子“死去了”,而是简简单单地说,“她只是睡着了。”
     
    并不是桂军民不愿意面对现实,而是正如他所说,他的妻子此时正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沉睡着——以头朝下的姿态,“沉睡”在容积为2000升,温度在零下196℃的液氮罐内。
     
    时间在这冰冷的环境里,对她来说没有意义。
     
    桂军民的妻子展文莲,是中国第一例人体低温冷冻的志愿者,目前全世界共300多人被低温保存,其中中国有十例。
     
    展文莲毫无疑问开启了我国对人体冷冻时代的无限憧憬,但对于桂军民来说,他仅仅是想留住一个机会,一个让妻子重新活过来,让妻子重获健康的机会。
     
    哪怕这个机会要花几十年的时间,但爱如潮水,思念无期。
     
    2015年,展文莲查出症状时已是肺癌晚期。癌症潜伏的时间长,爆发的速度也快。
     
    桂军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,上个月看起来还很健康,甚至一口气做五十个俯卧撑的妻子,为什么这个月就突然病倒了,而且是这种不治之症。
     
    病房里的病人情绪大多数都很压抑阴沉,只有展文莲一个人提着自己的吊瓶,到处和人讲,“你看我也是癌症,我也没事”。她对生活始终充满了热情,并且求生欲强烈,无论病情到了哪一个阶段,始终不放弃对生的期望。
     
    在2016年的12月,癌细胞转移至脑部,没过多久,展文莲就被送入了临终关怀病房。展文莲虽然意识清醒,但已无法好好说话或表达自己的意思了。
     
    癌症面前,人类手握目前的科技能力,却依旧显得十分脆弱。桂军民找遍了各种方法,然而结果都是无能为力。
     
    看着心爱的人一点点虚弱,桂军民是最痛不欲生的那个人。
     
    一同生活了30多年,展文莲早已成为他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他想象不出没有展文莲的日子该怎么过,他舍不得,他不敢想,只感觉自己灵魂在撕心裂肺的向上天哭喊。
     
    也就是这个时候,桂军民了解到了人体冷冻技术。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黑暗里的一丝光芒,他紧紧抓住这根稻草,不让自己被绝望再次吞噬。
     
    桂军民找到了很多医疗专家团队进行沟通,在确定妻子的状况符合这一无人尝试过的实验技术之后,他决定咨询妻子的意愿。
     
    对于桂军民他自己来说,必然是想尝试的。“对我来讲很朴素吧,什么医学贡献都靠边站,就一个舍不得,没别的。”
     
    周围也有很多人不理解他,甚至还有得知消息将他拉黑的。
     
    但是桂军民认为周围的人体会不到他的心情,那种悲痛欲绝后,终于找到一丝希望,能将展文莲留在世间的可能性。“你说冷冻能失去啥?你啥也失去不了,是不是?”桂军民说,“我们现在冷冻起来了,如果说哪一天这个实验失败了,最坏的打算还是去火化,给你多一个选择,你为啥不选?”
     
    在临终关怀病房内,他向展文莲发起了两次提问。第一次展文莲没有说任何话。第二次的时候,因为妻子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,于是他问妻子,如果同意的话,就捏捏他的手。
     
    “她肯定是同意的,不然也不会抓我的手。”
     
    2017年5月8日凌晨,展文莲的呼吸和心跳停止,主治医生宣布病人死亡,低温冷冻的医疗团队迅速接手,55个小时的手术以后,桂军民强烈要求,进入罐体之前一定要看一眼。
     
    那是最后一次见到展文莲的容颜,看着就像睡着了 一样,一切都还如活着的时候,就这样冰封在了液氮罐内。
     
    这项技术还只是在实验阶段,不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会发生什么,也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。
     
    这几年,桂军民与实验室专家们保持着沟通。最近他得到消息,实验室正在寻求新的合作,研究可视化的罐体。未来的某一天,他甚至可以看到妻子的头部。这对桂军民来说算是个好消息,现在虽然罐体有监控,但都是数据,包括他自己也想知道,妻子在里头到底是什么样,并且,再见到妻子的容颜,也许让桂军民也会有种安心感。
     
    未来如果妻子“苏醒”了,她谁也不认识该怎么办。这种担忧让桂军民觉得“残忍”,于是他决定成为志愿者,机会合适了也把自己冻起来,“我们毕竟一起生活了30多年,万一哪天她醒了,我还要陪着她,她睡过去的这些日子啊,我就给她一点一点补回来,她不至于太孤独……”
     
    但也许桂军民至死也无法等到展文莲的复苏,但是他不后悔。即便遥遥无期,在抱有希望与思念的日子里,她始终活着,从未离开。

    网站热点:

    不称职网络警察威胁老百姓 …给国家领导人一封信

    清华大学企业的水箱拍卖600万元(生锈水箱)

    海南省昌江县政府乱作为 严重损害老百姓财产

    Tsinghua University Enterprises Sell 6 Million Yuan of Wate

    更多 >>>>